韶哥哥呀

小棉袄系列完结,爬墙了,取关随意。

是这样的,我爬墙了,喜欢上了一个三代目名字太长不想打男团,在工地做一个搬砖勺。
所以以后可能不会再更a团相关的了。
感谢一直以来关注小棉袄系列的小可爱们,感谢你们这段时间的陪伴以及带给我的鼓励,本身这里也是一名写作者,工作比较忙,压力也大,所以小棉袄就陪大家走到这里了。

取关随意惹。
这里微博:二宫岩田韶,可以来找我玩。
有缘再会啦。

【Y2】スイーツ(R)

大家来看这个太太哇!

ゆう:

被 @韶哥哥呀 拉回来开车了。


各种dirty talk慎。






















二宫和也最近去看了牙医,医生说他牙齿出了点小问题,需要及时治疗补正。他想自己姑且还是个偶像,小毛病很容易引起大毛病这样会影响整个团体,所以他便听从医生的话,花了几周时间在牙科医院做了治疗和治疗后的补正。


但是这并不是结束,医生叮嘱他即使牙齿补好了,最近的这段时间也不可以乱吃东西,尤其是半夜不可以吃东西,除了坚硬容易损害牙齿的东西,太酸太甜的东西也都不可以。


二宫随意的点点头应和,表示知道了。他想,克制住自己不吃甜的不吃酸的还不容易吗,本来自己对这两种类型的东西也不是特别感冒,又不是团里那两位喜欢吃甜食的同事,每次推门进休息室,他们总是在讨论甜食和吃甜食,好像没了甜食生命就会走到尽头一样。










但令二宫万万没想到的是,即使抵挡得住甜食的诱惑,也抵挡不住来自恋人吃甜食的时候那样甜食会看起来更好吃的诱惑。


他的恋人樱井翔,最近大概是受团内那两位甜品部部员的影响,看报的时候总会在手边放一两样甜点,一边看一边吃,报纸看完了,甜品也消灭干净了。


补完牙回到家的二宫,看到樱井放下手里的报纸,正津津有味的吃一块芝士蛋糕。听见二宫推门的声音只是抬起头,还保持着往嘴里送蛋糕的动作,一边往嘴里塞一边说“你回来啦。”










二宫此刻的心情是该死。












樱井翔有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不知道自己吃东西的时候有多可爱,多能引起看见他吃东西的人的食欲。


即使是二宫这样挑食的人,在看到恋人愉快的吃东西的脸时,也会食欲大增。本来不怎么喜欢吃甜食的他,对甜食的需求并不是很大的他,变得超级想要吃甜食。


樱井吃完了一块芝士蛋糕,目标转移向另一边放着的草莓蛋糕。他先是挖起一小块蛋糕,往嘴里送了一口,仰头说了一句好吃,然而没有发现二宫目光的他,继续着他的进食。他插起那颗显眼又饱满的草莓,咬了一半,汁液溅了一点出来在他嘴角,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又小小声说了一句好甜。


另一半草莓很快也被他吃掉,吞咽的动作看得二宫也用力吞下一口唾液。






糟糕,好像牙齿也变得有点痒起来了。








最后大概是吃得太过入神,樱井并没有注意到嘴边沾了一点点蛋糕上的奶油,他正准备拿起刚才没看完的报纸继续看,二宫就走了过来,伸出食指刮过他嘴角奶油,就要往自己嘴里送。可谁知道樱井一下子抓过他的手指,放进自己嘴里把那奶油一点不剩的舔了个干净。


“你……”


二宫气恼。他刚才已经忍住跟樱井翔抢蛋糕的冲动,可那人却连这一点奶油也不留给他。


樱井看到恋人这副模样,也没打算要安抚,只是无奈的说了句,谁让你最近补牙,甜食禁止。


二宫没有放弃,他记得冰箱里还放着他补牙之前买好的布丁。想到这里,他使出了平时对樱井撒娇的那一套,抱抱蹭蹭,“一点点也不行吗?”


可樱井仍然坚定的说:“不行。”


樱井说不行就真的是不行,毕竟樱井对于恋人的身体健康可是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


可这一下弄得二宫不高兴了,本来这段时间补牙就被禁止吃很多东西,再加上最近樱井实在太忙早出晚归的没时间陪他一起去医院,也没有怎么关心他,现在又不让他吃甜食还在他面前吃,这对二宫来说简直是罪大恶极。


像是要跟樱井闹到底,他对樱井说最近不想和你睡就拿着自己的被子和枕头跑到书房去了。














二宫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生不能吃甜品的气,还是在生樱井翔最近都不在家只有在电视台才能见到的气。


明明自己有时候忙起来跟樱井不相上下的,最过分的时候两个星期都没见过一次。那些时候都撑过来了,现在怎么几天就耐不住了,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还这么粘着他这不是跟年轻的时候比起来一点都没变化吗?


想想果然是因为补牙不能够吃甜食的错吧!














第二天起床二宫果然又看不见樱井,他叹了口气自己简单做了个早餐一边翻看手机的行程一边吃。


吃到一半突然收到经纪人发来的消息说因为一些原因今天的收录取消,今天的时间二宫先生可以自己随意安排。


二宫看到这里眼睛终于稍微亮了一点,自己心情不好多多少少会影响到收录,正好取消了还可以在家愉快的打游戏,樱井不在也没人管着他,中午和晚上就订个外卖打到樱井回来为止吧。


樱井今天的工作和二宫他们是分开来的,所以他并不知道二宫的行程被取消了。今晚他要去友人的音乐会,提前结束了工作后他准备回家吃个饭换身衣服再去音乐会。


本以为回到家二宫一定不在,结果推开书房的门他就坐在里面灯也不开的打游戏,地上还有中午吃完的外卖盒。


樱井皱了皱眉,他真的不喜欢别人吃完东西不收拾,哪怕那个人是二宫和也他的恋人。


本着恋人就是用来说教的态度,樱井开启了他的说教模式:“你怎么又吃外卖,吃完了也不拿去扔掉。还有,你怎么没去工作?”


二宫这个时候还在游戏里和别人打得难舍难分,哪有时间理樱井,他挪了挪久坐的身体,小声嘟囔了一句:“一会就扔,等我打完这局。”


随后又投入到激烈的交战当中,打了一会才想起来还没有回答樱井工作上的事情:“你今晚要出门吗?冰箱里有昨天的咖喱你自己热一下吃了吧。收录的话,今天经纪人和我说临时取消了。”


樱井听了也没说什么就走到厨房去打开冰箱。


眼神好如他,一眼就看见用保鲜膜包起来的咖喱的下层放着布丁。他朝书房喊了一句这是你的布丁吗?


许是二宫又加入到了下一局的战斗中所以过了几分钟都没有回应。


樱井想着反正那人刚补完牙也吃不了,再放着就过期了,本着不浪费的精神他决定把这当成饭后的甜点来吃掉。


等到樱井连咖喱都吃完收拾好了把盘子放回原位二宫才慢悠悠从房间里挪出来。他走到冰箱的位置打开冰箱,左翻翻右翻翻都找不到他的布丁。


他一眼瞄到还在厨房收拾垃圾的樱井,问他:“我的布丁呢?”


得到的回应是,“啊,我吃掉了。反正你刚补好牙也不能吃。”














二宫和也:……














“你竟然吃掉了……快,给我吐出来!”


“我都吃进去了怎么吐?别闹了我要出门了,你等会记得吃饭。”


二宫也不知道自己活了三十年竟然会有这么无理取闹,说出这么幼稚的话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他并不是在意甜品被吃掉,只是在意樱井。


他最近都没怎么在家里看到樱井,就连分房睡樱井都不来找他。


换成他们刚谈恋爱那会儿,樱井绝对是天天都粘着他,上班的时候跟他眉目传情,趁着其他成员不注意偷偷在休息室拉小手,有时候自己坐在他腿上那人也毫不介意,就这样一边环着他的腰一边看读报纸上的新闻。










也是,他又不是自己。


十年如一日对汉堡肉那么专情,一个星期里几乎餐餐都是它,没有它就活不下去。他对樱井也是如此,没有他自己就活不下去。


那么樱井呢,以前对甜品并没有那么热衷的樱井,现在突然热衷起来。二宫感觉自己就像樱井喜欢吃的荞麦面和赤贝,逐渐被樱井冷落。


樱井是工作狂他早就知道,自己跟他做的也是同样的一份工作,有多辛苦有多忙他是知道的。可是最近樱井对他的日常不闻不问,也不在乎他的感受。


这不是腻了是什么。












毕竟人和人是不相同的,再相像的两个人,生活习惯再接近的两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地方。比如感觉,比如互相理解。


樱井又怎么会懂他的感受,不仅仅是味觉不被最近想吃的甜食满足,还有那颗心,本来被恋人温暖着,捂得热乎,突然间失去了那一点温度,变得不满足起来。


他还是10代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和樱井是不同的人,到了现在也依旧这么觉得。可是他们相爱了,他以为就算再不同的人只要有爱横在中间,那么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是不是他当时想错了,是不是他们都错了。


也许是错了吧,但是他不能没有樱井。


他已经习惯了那个人每天都睡在他身边,他可以闻到他身上让人安心的味道入睡。他已经习惯了吃饭的时候看到那个人鼓起的腮帮子,自己看了也会食欲大增;习惯了和那个人身体相拥,习惯了嘴唇贴在一起交换彼此的气息,耳鬓厮磨。






就连吵架,他也习惯了。










所以他的身体很诚实,做出了不像是二宫和也的行为。


他条件反射般的从后面抱住了樱井的腰,下一秒说的话更是让樱井感到吃惊。


“翔哥哥,我要吃甜食嘛。”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489/sh/c025e05f-ab0e-4070-bf04-1d07580a6f7e/52d25bbf3092292491394a118a25f89d












END。

【当小小岚们考了三分】二宫篇


[二宫和也和糯米团子]

小糯米团子捧着试卷,盯着上面可怜兮兮的分数。

要不是老是要提醒后面的小鱼鱼不要睡觉,把旁边开小差的小兔子拉回正轨,她肯定不止这个分数了。

回家的路上,小糯米给自己找了好多好多的借口,当时在家门口时,还是把自己的试卷往身后藏。

记得爸爸说他小时候是个学霸来着,科科都是一百分,年年都领奖学金,拿这种成绩回家会被他笑的吧。

“我回来了!”一进门就撞见了在桌子上玩牌的二宫和也,小糯米的嘴角都要咧到耳后去了,死死地捏着身后的试卷不放手。

“今天回来的,可有些晚啊。”二宫拉长了尾音,深赋磁性的声音尤为诱人,那个娇小的人影在茶色的眼瞳里被温柔包围。

“今天在路上思考了下人生,就回来地晚了。”小糯米边说着话一边慢慢挪动着步伐往里屋走。

“怎么了?”

小糯米连连摇头,“一些比较苦恼的事情。”

刚刚还猫着背的二宫和也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眼里泛出了不易察觉的冷光,“怎么,难道是有不听话的小男孩觉得皮一下心里很开心?”

“不不不不。”小糯米的头都要摇得感觉脑袋不在脖子上了。

趁着父女俩脑回路还没有对上的时候,小糯米忙不迭地要往里屋窜,结果一个趔趄,脚底打滑摔在了地上。

痛...

好痛......

还没有等小糯米的眼泪把眼眶氤氲得温热,小糯米就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说了多少次,进屋把鞋子穿上,走路不要冒冒失失的,摔跤应该让爱拔酱来。”

小糯米隐约听到虚空中传来远方的相叶叔叔轻轻打了个喷嚏,呆呆地看着二宫先生把她抱回座位上,正要蹲下身帮她把鞋子穿上,小糯米伸出了短短的手连忙打住,“耙耙你腰不好不要蹲了,我寄几穿。”

二宫和也微微一怔,任由小糯米拿走了他手上的鞋,好看的猫唇勾起了一个温柔的弧度,他低声问:“让小公主自己穿上了鞋子,那么王子殿下要做什么呢?”

“耙耙不是国王吗?”

“那你要做好以后没有王子来找你的准备。”

“为什么啊?”专心穿鞋的小糯米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已经被二宫和也牵着走了。

“因为国王要滥用权力,好好保护他的公主了。”

在二宫和也的怀里待得太舒服的小糯米一下子就忘记了成绩单的事,只听得上方飘来了清亮的声音,“对了,爸爸给你变个魔术好不好?”

“好呀好呀!”小糯米兴奋地鼓起掌,只见那些牌在二宫先生的手上来回变得好几种花样,二宫和也附耳问道:“你现在抽一张牌,放在我的掌心,不要让我看到。”

小糯米点了点头,挑了最中间的那张,黑桃八,盖在了二宫和也的掌心。
”接下来,它会变成另一个数字。”

“怎么可能!”为了防止爸爸使诈,小糯米瞪大了眼睛盯着二宫和也的一举一动,只见他抬起另一只空无一物的手,双手合十,上下搓了搓,又盖在了桌子上。

“我猜,这个数字,你肯定不想看到。”

小糯米的心咯噔了一下,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二宫和也松开手,小糯米的那张试卷被折叠成扑克牌大小,恰好正中间是大大的“3”。

“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的了么?”二宫和也放低了声音,眼睑微垂,就看见了小糯米可怜兮兮地撅着嘴扬起了脸。

“请问国王殿下能把这张试卷变成三百分吗?”




作者的话:以后常驻lof了,除了同人也会写原创,还请各位多多支持,这段时间太忙了,工作还是交际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会在点小心心或是评论推荐里抽点奖。
希望大家除了我写的同人,也看看原创短篇23333能喜欢那就更好了。
承蒙大家厚爱,才走到现在

【小棉袄】当小小岚们考了三分

【大野爸爸和鱼宝宝】

刚进幼儿园教了加减法,鱼宝宝很给力在做了两道题后到梦里抓鱼肉香肠去了。

试卷发下来时,还一脸懵逼地思考着:这试卷什么时候考过?

“笨蛋鱼鱼,回去要被掐脸脸咯。”一同回家的小糯米故意提起了这茬,被一旁的小包子拉住,“你不要吓她啦。”

但显然,看着三分试卷的鱼宝宝还是忍不住哇地一声哭出来。

自己吓哭的宝宝还得自己哄,糯米宝宝连忙道歉:“果咩果咩,要不然这个试卷还是别被爸爸看见的好。”

“那要怎么办好?”鱼宝宝眼泪汪汪地问。

“看我的!”糯米宝宝灵机一动。

几个宝宝说到底还是太天真,忘记了老师还会打电话嘱咐家长在试卷上签字这回事。

“试卷呢?”大野太太一本正经地问道。

“我不知道呀,呜哇......”小鱼鱼十分委屈,糯米宝宝拿走她的试卷后放哪里她自己也不知道呀。

“是不是考差了呢?”大野智抱过鱼宝宝,摸了摸她的头。

“嗯......”在爸爸的怀里,小鱼鱼终于说了实话,“但是我的试卷被放在哪里了,我真的不知道呜......”

“那没关系,我跟老师说一声,下次我们再努力就好咯。”大野爸爸轻声安慰着,还不忘提起当年的往事,“我跟你说,想当初爸爸也是这样,有一次还差点把试卷拿来垫饭吃了......”

“要不然爸爸教你画画好咯?”

“我还要学爸爸跳舞!”

“好好好!”

父女俩俨然一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样子,全然没把这次三分试卷放在心里。

大野太太:这两人的脑回路怎么感觉那么清奇啊……

就在这件事过去了几天后,大野智在庭院里的渔具箱里,找了那张三分试卷,无奈地笑了笑,携着些宠溺,默默在试卷上签了字。

拿到签字试卷的老师:为什么小鱼鱼同学的试卷上有股鱼腥味?



【樱井先生和小樱花】

哈?樱花先生的孩子考三分?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tan90度。

我们看下篇。



【相叶爸爸和小兔子】

“爸爸......”把试卷藏在身后的小兔子迟迟不肯进门,一脸委屈巴巴。

相叶雅纪微微皱起了眉头,见外面风大,就把小兔子往里边拉了拉,进了家门,小兔子的头越来越低,迟迟不肯脱鞋。

“怎么了?有谁欺负你了?”相叶雅纪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努力地偏着头想看看他的小心肝,瞄到她眼角里氤氲着泪光,登时心弦一颤,感觉有什么死死护住的东西,被人狠狠地扯了一下。

“它!”小兔子一直弱弱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她亮出了那张三分试卷,“它欺负我,呜哇!”说着,撒开试卷再也忍不住地抱住相叶爸爸的脖子哇哇大哭起来。
“啊勒?”相叶雅纪赶忙抱住了自家娃,两只手都抽不开,只能轻瞥一眼地上的试卷。

三分。

原来是考差啦。大兔子恍然大悟,一边拍着小兔子的背,待她哭声渐息,声音低沉,“真是个坏家伙,爸爸跟你一起欺负回去好不好?”

小兔子哄着眼眶问:“怎么欺负回去呀?”

“我们再把题做一遍,对了的话就不是三分了。”

小兔子抓住爸爸的衣服,微微嘟起了嘴,“那爸爸要跟我一起。”

“没问题。”

相叶雅纪朝着小兔子做了个招牌wink,一手捡起试卷,一手抱起小兔子,就往客厅走去,同时还不忘冰箱里给她准备的惊喜,“我们先去吃个芝士蛋糕补充体力吧!”

“好!”

相叶雅纪盘着腿坐在地毯上,小兔子钻进了他的怀里,两人都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小小的兔爪抓着笔还有些抖,相叶雅纪淡淡地勾起了嘴角,用大手包住了小兔子的手,喃喃道:“一起加油吧。”

桌台前的灯光,默默地注视着父女俩,太柔和,有一种叫人心头生花的温暖。

“完成!”小兔子欢呼地张开了双臂,相叶雅纪拿起了试卷,“哇!好棒!只错了两道题!”

“看吧,这才是你真正的分数。”相叶雅纪拿起了红笔,把三给补圆又在前边加了个“9”。

98.

小兔子拍手欢呼,在相叶雅纪的怀里蹭了蹭后,才忽然想起一件事,“爸爸,这个试卷,好像是要签字交上去的......”所以他们这样乱改分数好吗?

“哎?是这样吗?”相叶雅纪徒然一怔,拿起了试卷哑然无言,居然还不是可擦水笔,我滴个神。

“而且一道题一点五分,爸爸,不应该是97分吗?”

木已成舟,已成定局,相叶雅纪捂着脸欲哭无泪,“傻孩子你为啥不早说……”




【末子的估计这几天发,耐心等待x有人嫌弃小樱花太短的话,这个考三分系列后就是家长会系列,樱花先生的人生格言马上要上线】

【小棉袄】大野智的鱼宝宝

1 不开心就要吃鱼肉香肠啊

都说北鼻贪睡是为了长身体,那么爸爸为什么睡的时间比我还多?

醒来呆坐在大床上的小鱼鱼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熟睡的大野智,想伸脚蹬一蹬自己老爸,但刚一伸脚,一个重心不稳,倒在了床上,因为穿的太厚了,实在坐不起来。

所以大野太太一进来看到的就是两条鱼仔歪歪扭扭地躺在大床上,一个睡得天昏地暗,一个睁着大眼睛不明所以。

这两黏糊糊的宝宝撒起娇来,大野太太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要……”

“不可以!”

“没有啦,就是......”

“不可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朋友约好去钓鱼,我是不会把小鱼鱼交给你的。”

“钓鱼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不可以! 而且小鱼鱼讨厌海底生物!”

“但她喜欢大海啊!”

大野太太一时竟也无言以对......

小鱼鱼喜欢吃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唯独讨厌海鲜,但同时又喜欢大海。

听到大海,还不会说话的小鱼鱼很给力地鼓起掌来。

大野太太看着难得活跃起来的鱼宝宝,为难了起来,她可不想早上回来还是个白面团,晚上回来就是个黑烧饼了。

“放心好了!我会保护好她的,不会让她晒到太阳的。”大野智举起渔具箱信誓坦坦地保证。

“你以为我信吗?”大野太太摇了摇头,见保证也不行,大野智放下鱼竿,扑到了沙发上抱住自己太太,声音像是沉在蜜罐里一样,“拜托啦,就这一次,一次好不好?”

软磨硬泡之下,大野太太只好无奈地任由他们去了。

都说他是个迷迷糊糊的宝宝,怎么看他都是家里食物链顶层吧?唉,都怪自己心太软,心太软。

“大海!!!!!”

“呜哇!!!!!”

甲板上,两个宝宝高声欢呼着。

“等着哦,爸爸去给你钓鱼!”把小鱼鱼安放在躺椅上,大野智就操起鱼竿屁颠屁颠地往外跑,放在最里面的遮阳伞,默默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钓鱼是什么?小鱼鱼不知道,但是她看到大海总是能很开心!

但爸爸从海底拉上来的东西........

“看,是鱼哦!”小鱼鱼迷迷糊糊睡起来,就看到爸爸拿着一条长长的光溜溜的东西在面前炫耀着。







“呜哇!!!!!”小鱼鱼一下子爆哭出声,这个东西怎么长得这么可怕!

“哎?”看到宝宝哭,大野智忙不迭地又放下了鱼竿把宝宝抱起来哄,结果一个疏忽,地上的鱼旋转跳跃不闭眼,靠着自己顽强的求生欲望,滚回了海里。

“呜哇,鱼鱼!”大野智想去追,但为时已晚,只能看着自己努力半天的战利品插翅而飞。

但海底的鱼哪里有手上这个鱼宝宝重要?

“哭成这样,赶紧给她点吃的哄哄吧。”同行的船夫说道。

但当大野智打开包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又犯了个错误,包里只有几瓶水还有些许海鲜制品,什么小鱼干啊香辣鱿鱼丝的,但这些鱼宝宝都不喜欢啊。

这可怎么办是好?在包的夹层里,大野智发现了几根鱼肉香肠,一下子犯了难......

这个会不会也不爱吃呢?虽然希望渺茫,但大野智还是掰开了香肠,“果咩吶,我只带了这些东西,等我们回岸上再好好吃一顿。”

未想,小鱼鱼停了一会儿,结过鱼肉香肠,嗅了嗅,居然慢慢啃了起来!

大野智的脸都快惊讶地张成一个方型面包了。

“呜啦啦~”小鱼鱼啃完香肠后,还不忘擦擦手,在她爸爸的脸上。

果然啊,在船上就是应该吃鱼肉香肠。



【不知道为什么,鱼宝宝,被我写得有些喜感,应该会出个小小岚集体系列,主题是孩子考了三分各位爸爸的反应】

【小棉袄】二宫牌小团

2 我有一个影帝爸爸

【父女文】【温馨治愈向】
【根据良心发现的程度不定期更新】

“将军大人,此诚危急之时,还是让在下掩护您尽快撤退吧。”

“还没有努力过就随便掉眼泪的人可是要被吊打掉。”

“算了算了,讲得太高深你也听不懂,我喜欢你,这下你懂了吧?”

嗯?爸爸这是在干什么?二宫小团抱着奶瓶不解地歪着头望向入戏的二宫和也,后来才知道这是在练习台词。

不过爸爸真是厉害,每个不同的角色都能演出不一样的感觉,要说什么是什么感觉呢,演戏时,这个念着台词的人不是她亲爱的爹地,也不是二宫和也,就是他所进入的角色。

想到自己的爸爸还是影帝,还没学会说话的小团子开始在心中得意地敲起了小鼓,在家里就能看到影帝飙戏,可以说是非常爽了。

而且还在免费的位置。

划重点,免费的。

某日清晨,念着台词的二宫和也听到婴儿房有动静,一进去,差点没被口水给呛死。

小团子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一个屁股高高撅着,脸埋在枕头里的神奇睡姿。

“呼噜呼噜呼噜~~”而且还发出一些不明所以的拟声词,肯定是跟爱拔酱学的,啧啧啧。

二宫和也哭笑不得地把小团子的睡姿纠正回来,俯下身捏了捏小团子脸上的肉肉,“爸爸去拍戏了,你要照顾好妈妈知道吗?我知道你这么厉害,一定也能照顾好自己。”似乎掐了一下还不太满足,二宫先生微微低下了头,悄无声息地落下一个吻。

小团子还在梦里呼唤爸爸,而现实里的爸爸已抵达了拍摄现场。想来这也是小团子出生后第一次离开她去拍戏,也不知道她能不能适应几个月都看不到爹地的日子。

怎么会适应嘛?

怎么可能适应嘛?

我爹地勒? 我爹地去哪里了?呜哇!!!!妈!!!我爸呢???

“你爸爸去拍戏了,很快就回来了。”二宫太太连哄带抱,亦不能阻止小团子要爸爸的情绪。

每次都这么说,要多久才能回来嘛!小团子越哭越凶,二宫太太实在没有办法了,于是就对小团子提了一个要求,“这样,你什么时候学会走路,我就什么时候带你去找爸爸。”

还别说,樱井太太教的这招还真有用,小团子一下子就没了哭的心思乖乖地练习走路,可算是让人安生些了,虽然有时那跌倒的小模样让人有些心疼。

但天有不测风云,小团子很快就学会了走路,而二宫爸爸的剧还有半个月,才能杀青。

嗯......这可怎么办是好?擅自把小团子带到片场的话,会不会打扰到先生拍戏?为难的二宫太太还是拗不过黏人的小团子,联系了剧组里的几个斯达夫,在不惊动主演的情况下,带着小团子偷偷地去看望二宫先生。

“敌军已从北侧攻了进来,还请少帅带着将军速速离开!”

“你们带着将军走!还有晴子!”二宫先生身披盔甲,目视前方,眼神里好似藏着一把无鞘之剑,夹杂着不破敌阵终不还的气魄。

士兵眼神慌乱地逃窜着,“可是少帅,将军府已经被包围了,晴子小姐……还在府里呢!”

“什么?”

“好!cut!”

镜头定格在二宫先生震惊的脸上,在导演喊cut之后,二宫和也又瞬间变了脸,眉梢还挂着些些倦意。

“下一场就是二宫君冲进将军府营救晴子,不过很遗憾的是饰演晴子的子役这段时间生了重病,所以我跟摄像剪辑师商量,把最后一个营救成功的镜头定格在二宫君的脸上,你就想象自己面前就是晴子,让那种情绪的起伏通过你的表情传递给观众。”

诚然,如果以这样的镜头语言的确能更好地渲染出气氛,不过这也考验演员功底。

但这对于认真起来的二宫先生并不是什么难事。

二宫和也一边琢磨着下一场戏,一边回到了休息位置上,拿起了标有自己名字的水瓶正要喝,徒然一愣。

谁在吸管的位置别了个黄色的蝴蝶结啊?

把蝴蝶结拿下来以后,二宫先生紧紧皱着眉头,忽然想到了什么抬眼四顾,扫了一圈后没有发现,又沉沉地垂下了眼。

还是自己想多了,那个孩子连路都不会走,怎么可能会来剧组?二宫和也摩挲着手掌心的黄色蝴蝶结,沉思了一会儿,嘴角轻轻地勾了起来,又把蝴蝶结别了回去。

“好了,现在开始开拍吧!”二宫先生起身继续拍摄,方才坐过的椅子,莫名地晃了晃。

“晴子!晴子你在哪!”

“晴子!回答我!”

这时,几个配角持刀冲了上来,二宫和也冷目一扫,手上的剑翻转出几个漂亮的剑花,剑影翻飞间,配角应声倒地。

随着导演的指示,二宫和也抬起了双目,把酝酿好的所有情绪投入在脸上,原本被冰冷的剑光和血色印得暗淡的双瞳,顷刻间酿为一滩春水,许多柔情在此尽数搁浅。

二宫和也的薄唇翕动着,悠悠地说: “你在这儿啊。”

他的眼色愈发柔和,宛如找到了一个爱捉迷藏的精灵。

而他茶色的瞳孔里,倒映着也正是他心尖上的精灵。

许多人都因为二宫先生自然怡然的表演给感染到,视线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而就在不远处,与他目光交接的小团子咯咯地笑了出来,伸出肉肉的小手,轻唤了一声,“爸爸!”

番外:

“为什么你把团子带到剧组里不跟我说一声?”杀青后的二宫先生没有预先告诉二宫太太,趁她在厨房做汉堡肉,悄然从她背后环抱住,附耳低喃。

二宫太太忍不住一哆嗦,“我我我我不是怕影响你拍戏吗?”

“但是不正是因为看到这个小家伙,我才发挥得更好了吗?”

“这这这是好事呀!”二宫太太觉得自家先生的语气越来越危险,想要抽身却被紧紧抱住。

“所以啊,你说这是该奖还是该罚呢?”

二宫太太弱弱道,“你高兴就好了。”

“那果然还是要好好惩罚一下咯!”

“哎!怎么这样?”二宫太太一撇头,正好对上那双不怀好意的茶色瞳孔。

“惩罚的内容,让第二个小团子决定好了。”还不等二宫太太反应过来,已经被横打抱了起来。





【第二个小团子的故事请你们自行脑补,毕竟照顾二胎很费事,想看我开车的请继续夸我爱我谢谢,我专职后妈,难得当亲妈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的话就会大力更文】


【小棉袄】润包的小包子

1 小包子的出生
【父女文】【温馨治愈向】

作为小小岚里最后一个出生的小包子,有些不按套路出牌。

跟谁玩都不跟爸爸玩,跟谁抱都不跟爸爸抱。

松本润也很苦恼,直到孩子满月了,他都没有好好抱过小包子,一抱就闹就哭,还用肉乎乎的手抠他,这让他想起之前做综艺被要求抱猫时被猫抓得满手爪印,心下庆幸这个小家伙还没长出指甲。

于是松本润准备问问四个有经验的哥哥。

利达:给她吃鱼肉香肠!心情会变好的哦!

????

xgg:让她听新闻吧!我家宝宝每次到了zero放送时都会很开心!

?????

爱拔:哎?完全不知道,我家宝宝很黏我的。

好了,下一个!

尼糯米:game!汉堡肉!还有带着她去剧组飙戏!

松本润无奈地摁住脑袋,你们真的有在认真考虑问题吗?

“呜哇,你看是兔兔哟!”某日,相叶雅纪带着一窝小动物还有他怀里的小兔崽来拜访,坐在沙发上研究剧本的松本润无意间瞥见跟小动物打成一团的小包子。

感觉小包子身上有着和小动物一样的气场,松本润想到自己猫嫌狗厌的体质,忽然明白了什么。

“j的气场太足了,小包子估计是有些害怕了吧。”

这可不妙了,难道他以后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四个哥哥抱着宝宝玩了?

不过巨大的工作量还是让润监督暂时放下了这个烦恼,全身心地投入到新剧的拍摄里,新剧杀青后,还有一系列的宣传,紧接着又是新曲的录制,润监督就算回家,也是对着电脑认真工作。

某日,松本太太回了娘家,家里只剩下松本润还有小包子,工作到深夜的松本润端起了杯子想要再加一杯咖啡,却听到房间内传来了一阵咳嗽声。

松本润隐约感觉有些不安,走进婴儿房,咳嗽声还没停。

“怎么回事?”走近一看,踢开被子的小包子咳得有些红了脸,而本来关紧的窗户被风吹开,灌进了嗖嗖凉风。

啧!不好,是自己疏忽了。松本润忙不迭关上窗户,还用手按了几下试探有没有关紧,被身后的咳嗽声扰得心乱的润润忙喂了口水给小包子还帮她盖上了被子,把每个边边角角都掖好。

看来有些感冒了,这么点大的孩子就感冒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必须要认真对待,不容许一丝马虎的松本爸爸打开了手机,联系了四位嫂子,好在只是咳嗽,没有其他症状,多喝热水不要吹风过两天就好了。
虽然嫂子们都这么说了,但松本润还是有些不放心,把电脑也搬进了婴儿房,在床边守着小包子。

果然之后小包子没怎么咳了,倦意压上眼皮的松本润想去泡杯咖啡提神,刚起身就被婴儿床上咯噔一声给定住。

又双叒踢被子了!难怪会着凉感冒!说起来爱拔酱家的小兔子也是个爱踢被子的主儿,想一想上回爱拔酱怎么说来着, “用被子裹住她,把她抱起来,她就不会踢了哟。”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姑且先试试。

果不其然,将小包子抱起来时,小包子秒醒并且哭闹着挥动地小爪子。

真是让人伤脑筋的孩子。手臂被抓了无数条红印子,但小包子身上的被子还严严实实地盖在身上。

“别闹了。”松本润沉沉地说道,因为太过劳累声音也有些沙哑,眼睛酸疼地眨了眨。

小包子徒然一怔,定定地看着松本爸爸,小手也不再挠爸爸,而是抬起来伸到松本爸爸的眼睛前,松本爸爸不明所以地往后退了退,小包子的手又往前伸了伸。

这孩子不抓手臂要抓我眼珠子了????

小包子索性把手心轻轻放在爸爸的眼皮前,松本润被盖住的眼睛疑惑地眨了眨,睫毛扫到了小包子的掌心,逗得小包子咯咯的笑起来。

松本润瞬间明白了什么,绕开了包子的手,把她放到了大床上,趴到她旁边,慢慢地把脸凑近,那上下煽动的睫毛搔得小包子心头痒,小包子忍不住要伸手碰,松本先生又噙着笑躲开。

几个来回,玩累的小包子呼呼地睡着了,而松本先生帮她捂住被子的手,从未松开过。

包子喜欢蝴蝶,而爸爸的睫毛,跟小蝴蝶一样好看!

不过这些话,松本先生也是到了小包子学会说话才知道的。

现在,能抱到小包子的润包子,也能放下工作美美地睡一觉了。

【小棉袄】樱花先生的樱花宝宝

2 学会走路的小樱花
【父女文】温馨治愈向


这一周以来,被工作压得抽不开身子的樱井翔都是早出晚归,以至于每次看到的都是小樱花的睡脸。

“来,宝宝,到妈妈这里来。” 打理完家务的樱井太太坐在另一端朝着小樱花拍拍手,刚学会站的小樱花身子还有些不稳地晃着,奶气地喊了一声,又吧唧一样趴在地上,揣着奶音叫着要抱抱。

“不会学走路不给抱。” 樱井太太话音刚落,小樱花就很委屈地撅起了嘴,两只大眼睛更加亮晶晶,像极了小鹿斑比。

樱井太太很机智地瞥过头,“这招对我没用,我不是你爹。”

如果小樱花现在学会了说话,肯定在很有节奏感地把坏妈妈来回反复念了好几回。

“如果你学会了走路,我就带你去找你爸爸玩。”

一提到爸爸,小樱花登时眼神发光,比看到食物还要耀眼,兴奋之下,奶里奶气地爆出一声,“耙耙!”虽然念的黏糊,但是着实让樱井太太感到惊讶。

估计小小岚里,小樱花是最先学会叫爸爸的孩子了吧。

“哇哦,你都会叫爸爸了,要是学会了走路就更棒了。”

在樱井太太不断地鼓励下,小樱花那团要见爸爸的火焰越烧越旺,在无数次摔跤后,终于走到樱井太太面前扑了她个满怀。

而樱井太太也如约把小樱花带到了电视台,可惜来得不巧,樱井翔正在会议室跟工作人员讨论着新闻要准备的材料和下次外景的相应准备。

“那妈妈先下去买点吃的,你在这里要乖乖地哦。”再三叮嘱了满屋子乱走的小樱花,看她眯着大眼睛灿笑着,也不知道是听懂还是没听懂,但怕两个宝贝饿肚子的樱井太太还是下了楼。

门一关,小樱花伸着脑袋胡乱张望着,见桌子上放着一个杯子,不禁有些好奇,笨拙地爬上了椅子后,终于摸到了好奇的杯子,杯子下还有个藕粉色的杯垫,小樱花一眼就认出来了是自己爹地的杯垫。

“耙耙!”小樱花兴奋地喊了一声,用小手掌拍了拍那张杯垫,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傻兮兮地笑开了。
玩完杯垫又从椅子上慢慢下来,突然看到有一扇被半推开的小门,小樱花揣着好奇心摇摇晃晃地走了进去。

“辛苦了,大家辛苦了。”跟会议人员一一告别后,樱井翔转了转脖子,满身疲倦地回到休息室,刚想坐下来喝口水,又戛然定住,凝着眉头仔细打量着杯子。

里面的水.....怎么少了这么多?杯垫好像也有被人动过的迹象。

就在樱井翔的眉头越皱越深时,衣柜里徒然响起了一些异样的声音。

难道休息室里进老鼠了?

樱井翔蹑着步子缓缓地推开了衣柜门,从里面滚出来的,不是小老鼠,而是个被领带绊倒脚的小樱花。

“哎?????!!!!!!!”樱井翔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忙不迭地蹲下身把缠在小樱花脚上的领带给弄了下来,把她抱了起来,仔细打量着,再三确认是不是自己忙花了眼。

可那样的大眼睛,不是遗传他的,还会是谁的孩子呢?

“耙耙!”小樱花抱住了樱井翔的脸,像是拍杯垫一样拍了拍,欣喜地喊道。被拍了脸的樱井翔反倒笑得更欢了,狠狠地亲了小樱花的脸颊想要抱起她,小樱花却后退了几步,又黏糊糊地冒出了一个字:“皱。”

皱?樱井翔听得茫然,但小樱花嘿嘿地笑着开始绕着桌子摇摇晃晃地走起来时,他恍然大悟。

又是叫爸爸又是学会走路,樱井翔的欢喜溢于言表,抱起了小樱花,一直在蹭着小樱花柔软的脸,小樱花也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大啵啵。

“不过宝贝,你为什么要钻到衣柜里啊?”

小樱花指着衣柜半开的门,“有耙耙。”

樱井翔抱着她坐下,喂了她口水后,一边悉心地擦了擦小樱花的嘴角,“爸爸不在衣柜,爸爸在演播室。”

那个时候的樱井翔还未完全理解小樱花话中的意思,直到不久后他再打开休息室里挂满他衣服的衣柜,一股属于他的味道扑面而来,温和怡然,让人生得一种安定的味道。

原来是有爸爸的味道啊。

又是一日清晨,还未完全睡醒的晨曦里,樱井翔已整理好要出门的着装,今天他要准备出好长一段时间的外景,正当他提起背包时,目光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定在了婴儿房的门口。

虽然很想让小樱花睡个好觉,但想到要好几天见不到她,心头仍觉得痒痒,特别是学会走路之后,更加活泼好动,宛如个灵巧的小精灵。

樱井翔还是慢慢推开了房门,走到婴儿车旁,小樱花正沉沉地睡着,望着她的睡颜,樱井翔才像是安心地呼了口气。

“耙耙!”小樱花的声音轻轻飘出,吓得樱井翔徒然一惊,还以为自己惊扰了小樱花的美梦,定睛一看,原来小樱花是在呼唤梦里的爸爸。

樱井翔无奈地笑了,把被子往里塞了塞,顿了一下,俯身在小樱花的额上留下轻轻一吻。


希望没有叨扰到梦中你我的相会,原谅我这个有些自私的爸爸吧。

【小棉袄】二宫牌小团

【父女文】【温馨治愈向】
【不定期更新,看到我请往死里催文。】
1 小团子的出生

二宫先生最喜欢的东西:吉他、音乐、电影、演习、休息、春天、秋天、棒球、游戏、工作、爱拔酱、sho酱、ohno困、j、arashi。

现在,还多一个糯米团子。

除了刚从二宫太太肚子里跑出来的那阵啼哭,小团子在人前很少有动静,可以说是个阴沉北鼻,但是二宫先生自然不乏博得这个小宝贝一笑的魔力。

只有在二宫和也面前,小团子才展现出黏人的一面。

在别人怀里瘫得宛如一个废团,只要二宫和也站在她面前就马上笑出来伸手要抱抱,不抱就闹。

早上起来,要抱。

吃完奶,要抱。

在摇篮车里发呆发累了,要抱。

看到爹地在打游戏,抱嘛,抱嘛。

那可是万千少女翘首以盼的怀抱,小团子倒是很给力地在怀里旋转跳跃不闭眼,拼了老命蹭着她爹地。


“啧,小孩子真是麻烦啊。”二宫先生不时在太太面前抱怨道,但对待孩子却极为温柔,对待小团子,更是甜得掉牙的疼爱。

不过偶尔也会体现出小恶魔的一面,比如大半夜跟孩子讲故事时讲着讲着突然就蹲在婴儿车下面不吭声。

还不会说话的团子内心:嗯?我爹呢?

小团子抓着摇篮的护栏想要站起来,但才满月的她好不容易撑起了身子,一个重心不稳又一屁股坐下来,来回反复了好几次,二宫和也没有忍住咯咯咯地捂脸笑了起来。

好几次小团子着急了,直接哇地一声哭出来。

自己惹的哭包,还得自己哄。光抱还不够,还得祭出终极必杀汉堡肉。
小团子的舌头也是挑得狠,跟她爹一样,都对汉堡肉情有独钟,但世界上最好吃的汉堡肉还是爸爸盘子里的汉堡肉。

“你要吃这个吗?真的吗?你要吃这个吗?”二宫先生拿着叉子反复确认道,上面的汉堡肉被小团子盯得死死,小团子张着手奶里奶气地搅着婴儿语表达着她的急切。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二宫先生细心地把叉子上的肉放回盘中,把它切得更碎,缓缓用勺子舀起来,吹了几口气,才缓缓递到小团子嘴里。

“嗷呜。”小团子大大一口,吃得眉开眼笑,那张像极了二宫先生的猫唇笑咧咧地勾了起来,逗得二宫先生眼角也绽开了淡淡笑意。

二宫先生装作下定很大的决心般把汉堡肉往团子面前一推,把勺子塞进小团子的手里,“那好吧,我的汉堡肉就让给你了,请你每一口都像刚才一样真诚,这样,这块汉堡肉牺牲在你的嘴里才有价值。”

小团子一脸茫然,眼神在汉堡肉和双手抱臂一脸苦闷的爹地上来回打转,小手也拿不稳手上的调羹,任由它慢慢掉到自己的怀里。

二宫太太在厨房门口看得真是哭笑不得,她还是个孩子你放过她。

某天,刚喝完奶的小团子坐在二宫先生的怀里乱戳着他未开机的游戏机,而二宫先生一手揽住小团子的肚子免得她掉下去,另一只手悠悠转着笔,对着一张还未完成的曲谱皱起眉头,忽有灵感时又轻轻落笔。

他写得认真,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直到深夜,太太催促他尽快歇息。
“我把最后一段写完,你带团子先去睡吧。”二宫先生搁下笔,想要把小团子报到床上,可眼睑一垂,他登时定住了。

小团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埋在他的臂弯里睡着了,拿不稳勺子的手此刻正紧紧抓着二宫先生放在她身上的那只手,她很喜欢摸二宫先生的手,大抵是因为像极了她爱吃的汉堡肉。

二宫先生的眼色氤氲着更为柔和的波光,抽了两张纸轻轻擦掉小团子嘴角边的口水,带着温情和宠溺,轻轻抱怨了一句。

“小孩子,真是麻烦呢。”@